Sometimes I think. Sometimes I don’t.

 

“放下甚至都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个抖落烟灰的手势。”
——Patti Smith

终是再也做不出来一件纯粹的事了,好像孩提时代的记忆慢慢模糊后,什么都变得弯弯绕绕混沌不清,于是一己好恶便成了最微末的因素。

纯粹是烟和烈酒。没有星星、万灯皆灭的黑夜,黑白摄像机,冷色调。也是城市灯海无法窒息的荒漠红岩,玫瑰触角蜿蜒不到的绝壁上、伸出的一株草。你说出口的我无不当真,你没说出来的我一个字也不信。就像说爱你,至少在出口的一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比我更爱你。曾几何时,你亦见过一身骨骼。

如今却是再也做不来了。

评论
热度(4)
Top

© Spad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