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I think. Sometimes I don’t.

 

一个小小的牢骚(反正nobody cares~)

我只不过是个一脑子歪理还不怎么爱说话的穷留学生而已,爱看一堆无聊的书。上一间宿舍墙上挂着哥特版打雷姐。早上睁眼第一件事是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前个晚上的剩咖啡,走在路上都在想一些破碎的片段,日头大了整天不是窝在家看书刷老电影就是躲在咖啡馆里涂潦草的铅笔画。看大片的时候不时走神想起低俗小说 呼啸山庄 沉默羔羊 赤壁 悲惨世界 暴力街区 搏击俱乐部 盖茨比……散场了不会多聊一句的那种。

为什么非要在你我他家里住上那么几天。不住还不行,面子挂不住。

我根本不怕你们觉得我无聊啊。可你们真的不嫌弃我无聊吗。

您提醒我,夏天吃西瓜解暑 要一天洗两次澡 多看看综艺快乐指数高 结婚生子幸福感爆棚 做饭变着花样健康不腻……真的非常感谢,我心领,难为您了。但是我脑子里没这些玩意。在您这里,没有我的铅笔和悲惨世界。我是睡过旧金山汽车旅馆地板的女孩子,也曾靠一瓶啤酒和旅伴们开车到天明。我习惯披着一身松垮垮的睡衣,打开一瓶冰牛奶就是早餐,然后冲奶茶就一个人躲进房间搞自己那该死的一套。我总是外放两个小时Bauhaus或者the cure。我的CD还没有到货,而我恨不得立刻第一个听见它们缓缓转动。我对洗澡做饭没那么热衷。我觉得私人空间没那么必要整齐得像死人住过的。


我想拿起铅笔涂完上次被您打断的Enjolras。他那种尖锐的、炸裂开来的美,属于太阳都不肯施舍的那缕金光。他从不懂爱情和生活。

大悲第二部第一卷讲的滑铁卢。我想知道拿破仑的向导为何间接导致他兵败。

我自己的公寓里还剩下一点零食和速冻饺子。还有咖啡。

2014年6月西区那场悲惨世界歌剧终于让我下载到了。我想一个人关起门来慢慢看。

我只打包书 少量衣服和CD就离开。

我也想见你们呐。有趣的灵魂们。我想你们。



您的面子告诉我,我不能。

您的前瞻性我很服,但我还年轻,我想和生活再死磕一阵子。说实在的,我是一个冷漠而粗鲁的人,现在在您面前,笑容可掬,欲言而止,谦恭有礼。您该满足。

装作去喜欢黑洞里人人都追逐的那一点光亮是件辛苦的事。您放手,让我沉下去。

评论(8)
热度(24)
Top

© Spad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