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de♠️K.

As we fly kites and ocean grows.

一篇心情日记 吧.

雾霾再次笼住这座城市时,我几乎看不清窗外的每条街道。

她就要走了,和她父母。美国,一个太平洋彼岸的国度,不久后我也会踏足的地域。


-

我认识她快三年了,从高一军训开始。

休息的间隔,她一个人坐着,不和任何人说话,安静得像冬眠的候鸟。周围人群喧嚣。

同样不爱喧闹的人,我就和她说了几句话,犹记得当时她脸上的笑容并不能引起共鸣,那是一种近乎傻气的自信。

但重要的是,平常总是静默的她,突然话多起来,对我不加隐瞒,像一把轻易打开的锁。

高一的日子过得很快,没有太多压力的纵情时光总是短暂飞快的。我结识了其他朋友,渐渐忘记关注她。

她也不曾刻意做什么,只是某个课间在走廊照面时拉住我,无心谈及一些兴趣和小事。很多时候,我们无法抑制地大笑,直到上课铃尖锐地打断。

她不善于交际,也不懂维护。这也许是她尽力了吧。




许多都是我在后来很久才慢慢意识到的事。

比如她总爱吃零食,忘记出门的车站,听课一半时发呆。她热衷于游戏,原本是我极其不屑的,但她从精品店买来牛皮笔记本,抄写一串单词,然后让我在边缘涂鸦。

很长一段时间,我并没把她当作很亲密的朋友,可能是因为那永远傻气的笑容。忙得脚不沾地的第二年,前一秒我把熬夜写论文的闷气撒在她身上,后一秒她哈哈大笑,于是我们又站在窗前打嘴炮。

一起补习晚课,端着咖啡,听力练得头昏脑胀,在无数冷风飕飕的冬夜等待我爸的车。与车门内的暖气撞个满怀时,精神得像早上刚起床一般。

那是段辛苦的日子,但可能是由于她,我过得并不难熬。

有些人并非生活中的Drama,他们只是平平淡淡。然而有些特定时候,你却觉得没有他们不行。




她一直没跟我提过要去美国的事。至少我没看出她有多么强烈的期望。

几天前,我们躺在她公寓里的小床上,听着遗忘许久的歌。墙壁上光秃秃的,空荡的书柜站在角落,窗上沾着雾霾颗粒,在灰暗天空下有些模糊。她奶奶在房间外收拾地上一堆堆行李。


几乎没有一丝光线落进来。


你很想去吗?我问道。

还可以,无所谓了。她去拉我的手,眼睛却看着别处,语气淡淡。

我突然明白,没有知心,缺少交流,她感到的欢乐实在太少。也许我曾让她感到欢乐,但还是有限。她一直安静着,反正哪里都是一个样。

所以无所谓。




天气忽然明亮起来。无数列车奔驰在两点一线,呼啸地冲淡站台上的送行者。

日程表的缘故,我没能去送她。其实她最后也没告诉我具体日期。

无端地感到如释重负,几秒后却想念起前两年。




我不确定会不会偶尔很想她。

没有她,或是没有很多人,我还是会一个人去书店买几本书,与其他好友一起冲杯红茶,写几篇博客。周末的咖啡馆一样拥挤。和那些比她近得多的朋友,靠在走廊里说笑,商量不久后的毕业旅行。

只是不会再有人和我一起,站在冷风里等待接送的车,或者故意甩着伞尖溅起水珠,在淅淅沥沥的雨里。

你不过是偶尔的来电,随意跟谁都会提及的某人。

但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 ( 10 )

© Spad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