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de♠️K.

Like you blank but not pale.

模样.

记下一点灵感而已。不涉及任何人。

-

我爱的人,今天竟是如此陌生的模样。

求求你,对他好些,比最好还要多一点点。这样他就依然能像孩子一般笑,我也依然认识他。

我曾经如是说。



午夜。


所有的酒精,音乐,电影,海风棕榈,夜灯。那些派对。还有瞳孔容颜中不可言说之缱绻。这一切的疯狂…难道居然敌不过你回眸一瞬。

可你,分明是那样冷酷的模样。

男人呵。憨厚暖心,肤浅张扬,沉稳内敛,虚伪造作,精明自负。我见过的,他们不同。

而你。微微佝偻的脊梁。锋利的颌骨。怀表和古龙香水。摩挲着咖啡纸杯的枯瘦指尖。硬挺的银发。眼窝深陷,双眸里汹涌着深邃而干枯的大海。

日落时分,一个过早老去的孩童。

便是你的模样。



他弯腰捡起沙滩上一块块石头,手里把玩着,眼睛却在寻找自己的心。苍茫汪洋,浪花雪白如鲨鱼利齿。终于他的目光停在某处破碎城堡。

他扔掉石头,赤脚踩进水里,向它伸出手。一步步。

波浪啃咬着他,但他已老到无动于衷,同时他又如此天真,想着总有一天……明知终不可得。



你喝完了最后一点玛格丽特,城市的模样倒映在酒杯里。你轻轻摘下我的眼镜说。

那座城堡一定有绿光,1920年长岛的那束。



高塔旁,某个幽蓝夏夜。


我梦中的她,褪去了白日华丽银妆,一身黑衣肃穆,仰首望着那一座塔。月光清冷似刃尖残血,滴在她眼底,熠熠生辉。


“我也是一身雪白,孤芳自赏。” 


比那夜更蓝的,是她的眼眸。没有一丝足迹污染,只落入了一片星辰。


从此我的夏天只剩一个个蓝夜和一座高塔。 



巴黎是什么样子?小女孩嚼着樱桃,问她的情人。


哦,他的故乡。恍惚记忆中的某日,行进的高呼人群占领巴士底狱前,那儿阳光明丽,溪流潺潺,戴着羽毛帽的贵族小姐折扇轻摇,香水微醺;凡尔赛宫外,画师们等着一睹镜厅的水晶容颜。喷泉突然冒出的水柱惊飞了一群白鸽。玫瑰色余晖染尽卢浮宫,却不及洛可可壁画上她旋转的粉红裙裾。


那时候远没有他。他此刻竟只能想起上次离开时旅馆桌上的酸面包和航船的尖锐汽笛。橱窗内的枯黄纸玫瑰。梧桐树叶一片片飘落在地。


他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回去过,只记得自从遇见她就不再想起故乡。


所以他从未认真地对她讲起巴黎。她,他的洛丽塔,不应该听到这些。


她感受到他的沉默,没有再问。她伸出蜜色小手捻灭他唇边香烟,将烟蒂丢进马丁尼酒杯中,里面一颗红莓沉浮不定。


哈,他的小卡尔曼。



一具出自他手的大理石像,白皙,整洁,清冷,闪动着某种威慑光泽,迫使人望而却步。


正如同那位雕刻家的肌肤。


他终于还是走了啊,去追寻署名无数次提及的那座遥远的东方古城。只为他留下这具石像,像他,又笼着他的影子。


他走近,端详着它(他)——长发鬈曲,颧骨突兀,双眸深陷,唇角冷硬地往里收,施舍一抹轻笑。他,他半裸着胸膛,每条神经在之下鲜活收缩,牵动肌理,延伸至未来得及镌刻的全身。


文艺复兴。巴洛克。蒙娜丽莎。拜占庭壁画。黄金比例。他想到更多的还是米开朗琪罗刀下的男子。


眼前的它,没有心也没有瞳孔,只是静默——如此透彻而残酷的纯艺术啊。


但他的爱人,不就是这幅模样吗。城府深沉,不露锋芒却疯狂无比。他看不懂他,不论他如何占有。他就是看不懂,犹如眼前这他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那双眼眸毫无温度地凝视他。他想起了他没有体温的肌肤。


他忍不住触碰人像的脸颊,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顺着光滑颈部向下,触及修长突兀的肩骨,指节摩挲着流畅线条。他宁愿像只蝼蚁一样跪伏在地,叩首祈祷,舔舐谁的指尖,换来他(它)的垂眸一瞬,一丝脉搏迹象,哪怕是一点点血液流动的温度。


那必将是爱情。


突然日光忽明忽暗,还带着一点潮湿,像瀑布激起的零星水花。他落泪了。在那滴眼泪中,他仿佛看清了人像精致的眼角旁也挂着一滴泪,迟迟不肯落下。


像是颗遗落的珍珠,只是过于透亮。


他满怀期待地伸手去碰,指尖却触及一片冰冷的干涸。







  








 














评论 ( 2 )
热度 ( 5 )

© Spade♠️K. | Powered by LOFTER